当前位置:主页 > Z曼生活 >演算法:累垮 YouTuber 的最后一根稻草 >
演算法:累垮 YouTuber 的最后一根稻草
上传时间:2020-07-22点击:311次
演算法:累垮 YouTuber 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 YouTuber,你会先想到哪个词呢?YouTuber 很疯狂、很有趣、很闹、很有创意、看完 YouTube 觉得长知识?如果反问 YouTuber 这个问题,他们可能会说自己过劳……

梦想中的工作  却不开心

《卫报》指出,他们发现这 1~2 年有越来越多 YouTuber 在频道説自己很累、精疲力尽、很想休息一下。20 岁的菲裔加拿大人 YouTuber 米利斯(Elle Mills)就在影片说:「为什幺我他妈的这幺不开心,这不合理,你懂我的意思,因为这实际上就是我他妈的梦想,但我他妈的不开心。」

「这不是我期待的,我总是备感压力,我的焦虑和忧郁让事情变得更糟,我正等着被自己逼到临界点。」

YouTuber 当到要求助

不仅如此,另一位拥有 120 万订阅人次的 YouTuber 赫里甘(Austin Hourigan)则回忆,他曾在一场 YouTuber 和直播主的聚会打趣地说:「我认为每一个用 YouTube 谋生的人都应该获得免费治疗师兑换券」,结果现场的人都悲伤地笑了。事实上赫里甘现在有接受治疗,也有定期吃药。

究竟是什幺原因,造成 YouTuber 身心俱疲到不得不求助专业治疗师?《卫报》认为,压垮这些 YouTuber 的因素就是深不可测的演算法。

演算法:累垮 YouTuber 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 YouTube 上传影片并不难,但如果想成为网红 YouTuber,或许就需要不停上传影片。

要红要先掌握演算法

就像 Facebook 不曾公开演算法规则,YouTube 也不愿公开演算法运作机制。如果一名 YouTuber 想在 YouTube 占有一席之地,他就必须掌握 YouTube 演算法,因为比起节目内容,演算法决定了 YouTuber 製作的影片会如何呈现在观众面前。

即使 YouTuber 把影片做得再好,如果没办法乘着演算法挤上 YouTube 搜寻清单的前几名,或出现在侧边推荐影片,便很难让潜在的观众看到。

一天不上传  排名就会掉

以李斯(Matt Lees)来说,当他第一次尝到爆红的滋味后,开始当起全职 YouTuber。接着他发现,YouTube 的观众期待 YouTuber 不停更新影片,YouTube 的演算法设计也是如此,只要一天不上传影片,他的 YouTube 搜寻排名就会往下滑。

越暴躁越受网友欢迎

李斯回忆,他接了更多工作,忙到几乎没有休息时间,脸色很差,製作一支 YouTube 影片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匆忙,他面对镜头时也越来越暴躁。但镜头前的他越暴躁,网友越买单,他又变得更受欢迎。

他说:「争议性的内容是当今媒体之王,而 YouTube 会强化这些让人兴奋的东西」、「这是最恶质的──让你崩溃的点,正是演算法最爱你的那一点。」

演算法:累垮 YouTuber 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会觉得 YouTube 的影片看来看去都很像吗?YouTuber 麦克唐纳认为,YouTuber 为了确保粉丝人数,所以不断製作类似的影片。

内容越来越像

一旦 YouTube 演算法鼓励 YouTuber 不停产出新影片,就会让 YouTube 的内容越来越相似,确保 YouTube 影片的点阅率维持下去。

专门製作科学影片的 YouTuber 麦克唐纳(Charlie McDonnell)便说:「人们不敢冒险,所以有很多内容都非常相似。」

流量下降先自责

喜剧演员兼音乐家,同时也是一名 YouTuber 的布莱克莉(Emma Blackery)说,如果今天做了一支影片回应很不错,YouTuber 就会很开心、很满意。但当下一支影片推出,却没有获得一样多点阅率时,YouTuber 就会自责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YouTuber 还会看看其他创作者的影片,并想着:「他们做了哪些我没做的。」

演算法:累垮 YouTuber 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7 年 7 月,南韩 YouTuber「美妆奶奶」朴寞礼(音译,Park Mak-rye)的粉丝见面会。

越多人想红  就越难红

在专门协助客户于 YouTube 建立受众的行销公司工作的吉伦(Matt Gielen)指出,近年来有越来越多人在 YouTube 上传影片,因此想靠 YouTube 成功,必须要做得更多、做得更好,这让想红的人越来越难一砲而红。

而且,YouTube 创作者如果想维持 YouTube 的成就,就要加倍努力地工作,才能生产更高品质的内容。

影片长度越来越长

吉伦説,以前 YouTuber 可靠着每週上传一支长度 3 分钟的影片,就能在 YouTube 频道建立一定人数的观众。然而,他最近的研究发现,现在 YouTube 创作者需要每週上传至少 3 支长度介于 10~12 分钟的影片,才能利用 YouTube 演算法建立一定人数的观众。

YouTuber 麦克唐纳也观察到 YouTube 影片长度越来越长的现象。他表示,当他  2007 年刚开始做 YouTube 影片时,只要影片长度超过 4 分钟,观众就不太想看,但「现在一支影片长 8 分钟、10 分钟、12 分钟都很正常」。

演算法:累垮 YouTuber 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 YouTuber 收入取决于影片观看人次时,无形中也会让 YouTuber 量产影片。

为了收入  为了点阅率

除演算法外,YouTuber 的收入来源也是让 YouTuber 不停製作影片的原因。当 YouTuber 的收入取决于影片观看人数时,就会让 YouTuber 一再追求更高点阅率,然后不停製作影片。

34 岁的 YouTuber 莫尔顿(Kati Morton)便提到,通常她的影片点阅率每达 1,000 人次,就能获得 1.5~3 英镑(约台币 60~120 元)报酬。但影片点阅率会因为各种原因有好有坏,只要点阅率不够高,收入就会减少,所以她也不敢雇帮手来帮忙。

演算法:累垮 YouTuber 的最后一根稻草

面对 YouTuber 的过劳现象,有人认为 YouTube 应该要调整演算法,也有人认为 YouTuber 自己应该要掌握好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规则谁订的  谁就能改

莫尔顿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最终还是得回到 YouTube 演算法。她説,YouTube 制定了演算法规则,YouTube 就有办法修正,现在的 YouTube 鼓励 YouTuber 每天上传影片,但只要 YouTube 制定不同的标準,就能帮忙 YouTuber。

YouTuber 要学会拿捏

YouTuber 麦克唐纳则认为,在 YouTube 和网友分享事情,有时满有成就感,但 YouTuber 应该要懂得拿捏 YouTube 镜头前和自己的私人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