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Z曼生活 >难民营採访手记 >
难民营採访手记
上传时间:2020-05-29点击:451次
难民营採访手记标籤:人道灾难与救援难民缅甸孟加拉罗兴亚

身为世界宣明会的传讯人员,HimaloyJoseph Mree曾经到过不少灾区採访,见过不少被自然灾害影响的人。他最近到孟加拉的难民营,就缅甸-孟加拉难民危机进行採访,以下是他的所见所闻。

在9月17日清晨,我们从孟加拉首都达卡出发往难民营,距离约有430公里。快要到达科克斯巴札尔的库图巴朗难民营时,我望向窗外,看到不同年纪的人在行走,寻找可以栖身的难民营。有些人看来筋疲力竭,有些人则在路旁休息。所有人看起来都很紧张、害怕和毫无头绪,但在这些挑战面前,这群从缅甸来的难民却让我亲身感受到温暖和关怀。

我对这些灾民所受苦难的初步了解,来自7岁的奥斯曼。他带我到所住的临时帐篷,又介绍我认识他的父母。他们几乎甚么都没有:没有食物和水,而且卫生情况不佳。

要到营中其他地方去採访,我必须横渡一条因为大雨而氾滥的大渠。我正要在湍急的流水中前行,忽然有人向我伸出手,原来是一个正前往难民营的难民,水把他仅有的栖身之所淹没了。虽然他无法为家人提供栖身之所,但他仍然帮助我。我从他这举动中,看到了人性的光辉。从混浊的水中上来后,我唯一能够报答他的,就是引领他们到难民营。

随着接触到的人数增多,他们的不幸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遥远的新闻标题,很容易就略过,而是真实和令人心碎的。

撒哈娜很信任我,甚至愿意和我分享丧夫的悲痛。她说:「丈夫把长女命名为丝迪嘉(Siddika意即追求真理的女子),她诞生后仅一个月,我就失去了丈夫,他是在缅甸爆发冲突时被杀的。」她的家被人纵火,逃走时,火仍然在猛烈地燃烧着。

恐怕我探访前,不论我做了甚么,心理上也未能準备体验生还者的痛苦。数以千计的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也看不见未来。逃难逼使他们只能着眼于目前,拼命生存。最新来到的一批难民包括225,000多名儿童,他们暂居于拥挤的难民营或者临时帐篷,空间有限,而且缺乏食物、食水和卫生设施。我们所到之处,都有孩子病倒,原因包括卫生情况欠佳、难民营被大雨淹浸、帐篷残旧及饥饿,有些甚至因为缺乏医疗保健,连病因也无法断定。

为了完成我的任务,藉着影像记录这些故事,我找到另一位女士,她很想分享她和社区人士的经历。她拉着我的手臂说:「来吧,我带你去见一个父亲被杀的孩子。」

「我们村里有很多人被杀,应该有400至500人死了。有人叫我们离开国家,所以我们就从那里逃过来。我们来到孟加拉已经10天了。我们捱着饿走了很多里路,口渴就喝河里的水,还要攀山涉水躲避冲突,真的是一步一惊心,因为我们担心流弹随时随地都可能射中我们。」

「我们带着我5个月大的孙儿沙比逃难。雨很大,我们冒险走在湿滑的泥路上,我的女儿罗希娜好几次跌倒,幸好沙比安然无恙。如果我的女婿阿施夫还在世,应该可以帮助我们,但他在冲突中被杀了。我和女儿只好轮流照顾孙儿。在丛林中睡觉是最恐怖和危险的经历,因为四周都有野兽……但我们没有选择,一定要在那里休息。」罗莎忆述。她现在与20岁的女儿罗希娜,以及孙儿沙比栖身在一个难民营中。

她的故事使我全身颤抖,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聆听。但罗希娜看来平静得很不寻常。我不禁猜想她到底怎样处理哀伤的情绪,也许因为她的孩子现在已经安全,远离夺走她丈夫性命的冲突吧。但我这个猜想是错的。她的母亲轻声告诉我,原来她被逼看着自己的丈夫被杀。直到那一刻,我才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一个人的平静,是另一个人无声的震惊和哀伤。

她怀中的婴儿只有一个月大。我平常的理性辩证能力在那一刻完全消失,我没法解释,为何这样的悲剧会降临在一个人身上。离开的时候,我答应她们,会把她们的故事传开。

离开难民营的时候,我感受到一股几乎无法承受的轻。

一名父亲与两个儿子暂住在临时帐篷,他的妻子在早前的冲突中丧生。

在宣明会物资分发中心,儿童为家人领取救援物资。

这个家庭很高兴收到宣明会派发的救援物资。

难民非常需要你的帮助,请立即行动,支持他们渡过难关!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