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F墅生活 >演算法多变、流量维繫、过长工时...百万级别订阅的YouTu >
演算法多变、流量维繫、过长工时...百万级别订阅的YouTu
上传时间:2020-07-22点击:236次
演算法多变、流量维繫、过长工时...百万级别订阅的YouTu

3 週前,一位订阅人数接近百万的 YouTuber Bobby Burns 坐在中央公园的一块石头上讲述了自己最近遭遇一次心理健康问题。1 週前,订阅人数超过 120 万的创作者 Elle Mills 上传了一段影片,里面有他在一次崩溃期间纪录的表现自己脆弱一面的镜头。6 天前,订阅人数接近 3000 万,全世界第三火的 YouTuber Rubén「El Rubius」Gundersen 打开了摄影镜头,对着访客倾诉自己对即将到来的崩溃的恐惧,并宣布了要离开 YouTube 休息一下的决定。

Burns、Mills 和 Gundersen 并不孤单。过去一个月里,Erik「M3RKMUS1C」Phillips、Benjamin「Crainer」Vestergaard等顶级 YouTuber 要幺宣布要暂时离开平台一段时间,要幺谈了自己忍受着筋疲力尽的煎熬。从 PewDiePie到 Jake Paul的每个人都遇到了感觉身体被掏空的问题。不过最近,似乎更多的 YouTube 顶级创作者遭遇了心理健康问题。

在平台演算法的多变,对在快速变化的领域维持相关性的不健康的痴迷以及社交媒体的压力之下,顶级创作者几乎已经不可能继续跟上平台以及受众需求的节奏——而这会对他们从属的这个生态体系产生不利的影响。

我为什幺他妈的那幺不快乐?

Elle Mills 在 5 月 18 号的一段影片中说:「我的生活变化得太快了。我的焦虑和抑郁变得越来越糟糕。我现在真的就等着爆发那一刻了。」

作为 7 分钟忏悔的一部分,里面有一段是对她自己的崩溃的窥探,试图找出自己脑子里究竟发生了什幺。Mills 说:

很快,Mills 在 Twitter 上宣布自己要休息一下,暂时告别 YouTube 和社交媒体。她没法抗住压力,并且告诉自己的粉丝儘管自己很安全,而且受到很好的照顾,但仍然需要时间去恢复和回忆起来为什幺自己当初会那幺热爱製作影片。

Sheffer 也一样,这位热门的 YouTuber 出现在多支 Casey Neistat 影片里面之后一下子就走到了聚光灯下,最近他也出于类似的原因暂别 Twitter。Neistat 在自己的影片中谈到了 Mills 对她为什幺在自己想要的一切都得到之后依然感到不快乐的问题。

Neistat 说:「我经常讲成为 YouTuber 的压力,谈这个其实是比较棘手的,因为在 YouTube 上找到成功就是梦想成真。这就像是终极目标。如果你在这个平台上实现了这种成功,这种那幺多人都在苦苦追寻的成功,又怎幺能对此表示抱怨呢?讨论这个是很难的,因为除非你已经到了这个位置,否则的话是很难感同身受的。」

遵守 YouTube 日程的压力

对 YouTuber 和 Twitch 直播者的抵制在有关心理健康和创作者的评论区随处可见。他们的粉丝大多数都是很支持他们的,告诉他们喜欢的创作者花些时间去处理一下心理健康问题,但大多数每天都追着这些上传的人或者不理解 YouTube 文化的人是很难感同身受的。以下只是最近的一篇谈 YouTuber 及心理健康问题的部分评论:

「这就好像当他们把爱好变成职业时职业所有的麻烦也会随之而来。」

「每一项工作当然都有挑战性,但是兄弟,你是在家,不是小孩,你不过是坐在摄影镜头前摆出一副假装高兴的嘴脸。你的那点挑战不过是一份稳定的日程表以及为了金钱表现出你的网路人格罢了。拜託,这是你选的工作。这跟私人舞者没什幺区别。如果这也是成问题的话那还是另谋高就吧。」

「他们是在说他们的赚快钱计划并没有像当初以为的那幺容易吗?」

「是的,很难同情他们。我工作的努力程度比你想像要高多了!嗯,有没有人拿着一支枪指着你的头?没有,所以如果找其他工作做太困难的话,我看还是算了。」

事实是,如果他们并不享受其中或者喜欢自己赚的钱的话,他们应该去做别的事情才对。他们的表现就好像在坐牢有人逼着他们干苦力一样。」

「我干活从来都没有精疲力竭过。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在我或者数十亿人身上。」

仍然选择留在聚光灯下的 YouTuber 会有压力。每天至少上传一段影片的 PewDiePie 曾经说过 YouTube 严格的影片创作节奏导致他对这个平台的痴迷。那些痴迷最终变成了对製作的沮丧而不是享受让他取得成功的事情。

他在 2016 年 11 月的一段影片中说:「我原以为我对压力的忍耐度还是蛮高的,但我到这里之后情况却变得越来越糟。真的非常对不起……对我来说真的是糟透了。我总是把 YouTube 放在第一位,永远都是。哪怕我在做别的项目也没关係。本来先安排的应该是我的大事。但我在这里的时候没法做到这一点……这种时候还想让 VLOG 保持上线是不可能的。」

Katrina Gay 是美国精神暨心理疾病联盟战略伙伴关係主任,他说在像 YouTube 这样的高度竞争性、面向前端的领域,心力交瘁是常见的现象。不过 Gay 说避免这种情况还是有办法的,包括设定合适的时间以及在工作中想办法离开工作一下。但在一个有那幺多网路红人曝光个人生活的职业里,要想保持工作/生活平衡是近乎不可能的。

Gay 说:「没人告诉你应该工作多少小时才是合适的。你必须自己找到答案。也许在你意识到' 我已经做过头了健康情况已经不如以前了' 时才会知道这一点。你被迫暂停一下。了解到如何做到这个以及什幺时候做的过程很困难,但却是必要的。当有人学着在你面前,比如在 YouTube 上做这件事时,其实是给整个社区在健康行为方面做榜样。」

YouTube 频道「El Rubius」Gundersen 本週就是这幺给自己定位的。Gundersen 说自己能感觉到压力已经积累了好几年,但是却从来没有真正花时间去处理这一问题。不过最近他的惊恐发作已经变得越来越频繁。Gundersen 去看了医生,在了解到如何应对因为心力交瘁而雪上加霜的心理健康问题时,他知道自己需要停下来了。

Gundersen 说:「我认为自己需要离开一段时间,跟这一切暂时脱离一下。我连续不停地做这个已经有 7 年的时间了,连从外面看看我是怎幺过的时间都没有。我脑子里一直都只想着接下来应该是什幺;下一次旅行去哪里,下一个项目是什幺,这听起来就像是我知道的第一世界问题,但当你把一切都凑到一起,并且希望做到 100% 并且全力以赴时,有时候是做不到的。」

因为担心心理健康而对 YouTube 产生的影响是个可怕的趋势。尤其是当像 Tyler「Ninja」Blevins 这样的 YouTuber 讨论起自愿遵守的日程安排:「日程是这幺安排的:从早上 9:30 开始我就一直玩游戏录影,玩到下午 4 点,也就是大概 6 到 6 个半钟头。然后接下来的 3 到 4 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会跟妻子、我的狗或者家人共度美好时光。然后我们还有家庭聚会什幺的,所以 7 点左右就得回来然后一直做到凌晨 2、3 点。也就是说一天至少要工作 12 小时,睡觉时间不到 6、7 个钟头。」

YouTube 对此做了什幺

YouTuber 几乎所有收入都是透过 YouTube 的 AdSense 以及跟  YouTube 有关的项目或者商业化获得的。这就给他们造成了每天都要上传影片的压力;为了在竞争日益白热化的红海中保证覆盖区域以及维持顶级创作者的地位,创作者必须有效地操控好这套系统。

这就引出了演算法评分。演算法评分是 YouTuber 可以参照的最可行的理论,按照这套理论运作能确保他们的影片被尽可能多的人看到。演算法评分会涉及到一堆的小技巧,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频率。据说订阅人数超过 10000 的 YouTube 帐号的发布频率应该是每天,因为 YouTube 的演算法偏好频率和互动。

所以大家就不停地上传、上传、上传,不断的扩大自己的粉丝群,一刻都不敢停下来。而这种奔忙的后果就像一吨重的砖头压到了他们的肩上。

保持「相关性」几乎是所有 YouTuber 的关注重点,但这并不是唯一的紧张来源。社群的担忧也尘嚣日上。发布频率不高意味着创作者的影片不会被推荐。不被推荐的影片浏览量是没那幺高的。在自己已经想方设法绕开 YouTube 日益严苛的广告限制的时候,创作者最不想面对的问题就是因为频率问题导致他们的影片不出现在推

荐栏位上或者不被分享。

PewDiePie 在一个谈到流量问题的影片中说到:「做个 YouTube 的创作者真的很憋屈,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幺。我认为 YouTube 一定是太害怕告诉大家激起媒体公愤以及滥用这套系统的真相了,所以他们通常都不让我们了解那套系统的机制。」

不知道 YouTube 的机制如何,以及害怕自己的影片被压制,担心不那幺频繁的上传会妨碍自己的职业,这些是主要的焦虑来源。就像很多焦虑总是被搁置一样,到头来总有一天会来个总爆发的。

他们的问题是不像我们当中许多人都有老闆或者同事可以告诉我们去调整一下,没人告诉 YouTuber 应该放鬆一下。情况正好相反。大家会不断要求更多,但是一个人能够给的东西是有限的。

YouTube 并没有给创作者提供明确的支持,这家公司是否给其中一些心力交瘁的顶级创作者提供专业协助也不清楚。相反, YouTube 唯一的直接反应是针对心力交瘁和心理健康问题的一个播放列表。创作者基本上是一直干到干不动为止,然后在他们自认为已经失败之后再向粉丝表示道歉。

打败心力交瘁的唯一办法只有休息。不幸的是,对于许多 YouTuber 来说,这些休息罕有在其计划之内。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