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N派生活 >地下放映室言叔夏选片 >
地下放映室言叔夏选片
上传时间:2020-06-27点击:474次
地下放映室言叔夏选片

《铁皮鼓》电影海报

洞穴选片:世界的反面《地下社会》

我走出洞穴般的放映室,感觉迎面而来的刺目的白日光线,河流一样将我消融、吞噬。——<「你那边几点?」>

在言叔夏书中,常能见到她以洞穴当作自己生活情境的描写,也可见她以鼹鼠比拟自己窝居于穴的状态。然而在洞穴选片中,她给了洞穴另外一种意义:「我觉得这个洞穴也许不太是我刚刚的访谈或是这本书里面提到的那样一个非常自我的洞穴,我觉得这个是世界的反面。」

她选择的《地下社会》同样以二战为背景,描述在南斯拉夫,一群因战乱及受骗而躲避至地窖的人们在「地下」展开的生活,并与地上真实世界形成的对比。「我记得里面有一个小孩,他好像从小没有看过太阳,可是有一天他离开这个洞到地面上来的时候,他就指着月亮吧,然后跟他妈妈说这是太阳,我觉得很有趣,可能在这种我们日常里面以为的每个词彙,应该要有的意义,可以藉由这种结构把它完全的鬆动,使这个词脱离它原本的意思,也许洞穴有这样的功能吧。」

言叔夏也补充,比起《地下社会》这部批判性相对强烈的电影,她也喜欢同个导演艾米尔.库斯杜力卡(Emir Kusturica)的其他电影,如《流浪者之歌》,「它里面常常会有很多吉普赛的音乐,有一些很遥远的声音,我觉得这个东西可能是我喜欢它的原因。」

地下放映室言叔夏选片

《地下社会》电影海报

家庭关係选片:艺术永恆的命题《死者田园祭》

是寺山的电影教会了年少的我,只有在没有光的地方,梦境才会发散出那种琥珀色的光泽。——<故乡的重量>

曾在前作《白马走过天亮》多有描绘童年、家庭关係的言叔夏,在电影的选择上会想推荐给我们什幺?

谜底揭晓,是寺山修司的《死者田园祭》。在《死者田园祭》中,寺山修司以亲情命题,刻画一个主人公重返童年直视过去的平行时空。言叔夏说:「他里面其实处理到他跟他母亲,我觉得这可能也是我十八、二十几岁的时候,不得不去面对的某一些部分。包括写作,包括跟父母的关係这件事情,看的时候会非常有共鸣。」

剧中主人公回想童年时,意识到不断压抑自我成长的母亲若是消失,自己的未来便能得以改变,于是有了弒母挽救自我命运的意象出现,这便召唤出言叔夏当时观影所感受到的痛楚:「那个问题让我觉得非常的难过,他说其实你只要在这个电影里面把母亲杀掉就好了,但是他就算知道现在在电影里面,他也做不了这件事,我觉得它某种程度上是我很早期的时候对于写作这件事情的想法。」

对言叔夏来说,写作同电影有其虚构性,因此得以处理很多在现实里面做不到的事,但是有一些事情是即使在写作里面也不忍做的。「其实有一个命题是身而为人的自己,而不是身为作家或是作者的自己,你必须要去面对或解决的事情,那个命题其实是永恆的,你不可能在你非常早的时候,习得一种技术、技艺的时候你就把它完结掉了。」

最后发现,言叔夏选的三部片皆以二战前后作为故事背景,这样的选择是否源自于对这个时代有所感应或偏好?她说:「我觉得二战是一个还满有趣的结界,就是在那之后整个世界其实有一些是彻底被夷平,然后再慢慢长出一些新的东西。」而这些新生的故事、艺术,则如世人共享的鬼魂一般,不断以抒情的方式显灵、再现于今。

地下放映室言叔夏选片

《死者田园祭》电影海报

地下放映室言叔夏选片 地下放映室言叔夏选片

9、10月驻站作家系列文章:

走过天亮,停在没有的生活|专访言叔夏
地下放映室|言叔夏选片
没有的生活|言叔夏
一九九九|言叔夏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